小黄蜂app下载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岳重这个禽~兽不如的东西,他都干了什么!

自己真的拿他当兄弟,可是他怎么做的?对依依下手,那样的人,连渣都不如,必须要杀!

“要杀他,总需要知道他在哪里吧?就这么冲出去,杀得了谁?”洛天骄脸色也不好看,甚至他比蔡万佛都要愤怒一百倍。

岳重欺骗了所有人的感情。

“我……”蔡万佛狠狠喘了两口气,确实,他压根不知道岳重去了哪里。

“我想,这个时候,应该去安慰一下依依。”洛天骄说道。

蔡万佛浑身一怔,是啊,这件事情中依依受到的伤害已经最深吧。可是他该怎么安慰依依呢,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。

“随便跟她说说也好,哎……”洛天骄看到蔡万佛已经平静了下来,也就不再拦着了。

岳重的房间里面,霍依依不知所措的站着,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。

事情的经过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样,她以为岳重会极力辩解的,但是让她想不到的是,岳重会变成那种模样。这完全就是在自己身上抹黑,他为什么要这么做?

不过结果倒是很理想,她的任务就是要让岳重和蔡万佛等人闹翻。

芭蕾舞美女俏皮丸子头脸蛋白里透红闭目养神图片

雷屠猪阴沉着脸,双手死死的拽着,却一句话不说。

他到现在都无法相信,刚刚那一番话是从岳重嘴巴里说出来的。

至于皇黑鱼,则是怔怔的看着岳重逃离的窗子,双眼出神。

“岳重……”皇黑鱼突然苦笑一声,然后沉默了下来。至于她的心里在想什么,谁也不知道。

蔡万佛最后还是走了过来,走到霍依依身边,轻轻将霍依依揽进怀里。

“依依,没事了没事了,那个人渣已经走了。放心,我不会放过他的,我蔡万佛发誓,一定会亲手杀了岳重!”蔡万佛咬牙说道。

霍依依抬起头看着蔡万佛愤怒的侧脸,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,紧紧的抱着蔡万佛。

“对不起……”霍依依心里说道,这是自己的任务,自己必须完成。

只有自己做了,父母才会安全,自己才能活着,都是为了生存下去,我没得选。

“走吧,先回房间休息。”蔡万佛搂着霍依依朝着房间走去。

……

魔煞宗山林之间,岳重倚靠着一棵大树,席地坐在地上。

他的脑袋深深的埋着,看不清脸上的表情。

肩膀上的小岩蛇轻轻蹭着岳重的脸颊,低声鸣叫着,似乎是在安慰岳重。

此时的岳重,就如同一头受伤的野兽,躲起来独自****伤口。

他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,失落?难受?又或者是其他的什么。他只想安安静静的坐一会,让这种痛到灵魂深处的感觉慢慢消散一些。

背叛兄弟,呵!

“岳重……”幽深的声音突然从岳重背后传来。

“鬼狼……”岳重喃喃喊了一句,不过依旧没有抬头。

鬼狼的身影从岳重身后走出,走到岳重面前,居高临下看着坐在地上的岳重。

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,就这么安安静静的,周围的偶尔会响起几声虫鸣,让这个黑夜显得不那么寂寞。

“没想到,会在这里见到。”突然,岳重开口说道。只是语气之中没有任何惊喜,也没有一丝开心的味道。

鬼狼轻声一笑,淡淡的说道:“首先,我为我的不告而别像道歉;其次,我为我们的再次相遇而感到高兴。”

“为了我成为天州岛的囚徒而高兴么?”岳重语气有些不屑。他一直想保持一颗善良的心,但是别人不给他机会,无论藏地老祖还是鬼狼,都让他不得不变得阴暗。

因为不放聪明,不耍阴险,迟早要被吃得骨头都不剩。

岳重已经充分感受到了天州岛的可怕,这里的争斗比外界,要凶狠的多得多。

“岳重,说话还是这么直接。”鬼狼轻笑一声。

“真的难得,居然笑了。”岳重说道,说实话,在外界跟鬼狼接触的那些时间,他从来没有听见鬼狼笑过,这个家伙总是那么冷冰冰,话也少得可怜。

“是啊,很难得。”鬼狼有些怀念似的说道,“说实话,在外界那段时间,或许是我这一辈子中过得最舒服最没有烦恼的一段时间了。”

“听着真虚伪啊。”岳重摇摇头哼哼了几声道,“跟钟盂兰应该是一伙的吧?”

“算也不算,他充其量算是我的一颗棋子。”鬼狼说道。

“我也是的一颗棋子么?”

“比钟盂兰聪明,也比他有潜力,的作用比他大。”鬼狼点点头。

“那就是一颗聪明的棋子,话说聪明的棋子都活不长啊。”岳重自嘲的说道,语气之中充满落寞。以前他以为藏地老祖是好人,以前他以为鬼狼是好人,但是他们都阴谋满腹。

他也一度认为自己是好人,但是现在,他也学会了玩阴谋。

“霍依依这件事情,做得可真是精彩。”鬼狼笑道。

岳重不说话,也没什么话说。

“看,现在也学会了耍阴谋,而且还耍得这么精彩。让皇黑鱼去威胁龙潭酒楼掌柜鲁百万,鲁百万又去威胁霍依依,自导自演,真是妙啊。现在,那三个兄弟,怕是恨不得吃肉喝血了吧。”鬼狼咧着牙齿说道。

岳重脑袋终于抬了起来,死死的盯着鬼狼。

他的双眼血红,布满血丝,眼角还有一些泪水,不过此时却极为凶狠。

“我说过,谁也不能动我岳重的兄弟。他们吃我的肉,喝我的血又如何,只要他们能活着。”岳重狠狠说道。

鬼狼就这么笑了起来,笑得直摇脑袋,似乎是遇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事情一样。

“笑什么!”岳重沉声问道。

“我笑岳重真有趣,想跟几个兄弟撇清关系,是怕钟盂兰杀他们吧?其实呢,钟盂兰现在已经不想杀了。”鬼狼说道。

“他不甘心啊,不甘心成为我的棋子,所以他想跟联合,想跟一起逃出我的掌控。所以说,他现在爱还来不及,怎么会杀呢!”鬼狼冷冷说道。

岳重脸色有些青白,呼吸也有些不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