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成视频人app下载免费旧版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( )武见到师娘lingli的一面,却依旧苦口婆心地劝道:“师娘,师父吩咐这件事一定要报复,去兴师问罪,万一闹的沸沸扬扬,反而不妙。<”

蓝语突然停下了脚步,神色变幻不定,心道:“虽然那老头子死了,可他在武宗中依旧有不少拥趸,大长老就是他曾经的心腹,若我苦命的儿子真的没死,那让他们得知了,岂不是一大祸害?”

蓝语心中凛然,转身盯着武,问道:“唐铮在哪里?”

“暂时还在京城。”

“立刻,马上带我去见他。”蓝语迫不及待地命令道。

武忐忑地问道:“师娘,莫非唐铮是的儿子?”

蓝语咬着嘴唇,犹豫了一下,道:“我也不zhidao,但他身上既然有那块玉佩,那我就一定要去查个水落石出。”

武心情变得格外复杂,她虽然早已猜到了这种结果,可当真的快要确定时,她又无法确定这件事究竟是好是坏了。

试问武宗一直以猎杀修者为己任,而最终武宗宗主的儿子竟然也是修者,这岂不是一个天大的讽刺。

武当然不忍心见到武宗的名誉受损,师父的名望毁于一旦。

可她又迫不及待地想弄清楚其中的原委,若唐铮真的是师父师娘的儿子,那一家团聚,岂不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事。

热爱出行的文艺美女图片

武是一个孤儿,虽然从小有师父师娘养大,可毕竟没有自己的真正父母,她偶尔也会很迫切地希望亲生父母在自己身边。

因此,权衡利弊,她倾向于让这一家子团聚。

“师娘,若是唐铮真的是和师父的孩子,那怎么办?他可是修者?”武试探性地问道。

“哼,修者又如何?当年那老头子就是这样断定我的孩子无法习武,却是一个修炼法术的天才,所以才无法容忍一个襁褓中的孩子,如今无论是谁,胆敢伤害我的孩子,我舍了这条性命,也要和他斗争到底。”蓝语气势汹汹。

看着一脸决绝的蓝语,武不禁有些羡慕唐铮了,若他真的是师父的孩子,那他有师娘这样的母亲,真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孩子。

不过,当武听说老宗主断定当初那襁褓中的婴儿乃是修炼法术的天才后,心中更加坚定了唐铮就是当年的那个婴儿,因为他就是一个天才修者。

二人马不停蹄,立刻启程赶往京城。

而此刻,唐铮已经坐在了燕家的客厅之中,燕家的几个重要人物都齐聚一堂,药王也在一侧作陪。

方才燕破天更是亲自在大门口迎接,礼数之高,实属罕见。

宾主落座,唐铮首先感谢燕流云在拍卖会上的慷慨赠予,燕破天忙说不客气,实则是燕家占了便宜。

两颗续命丹的价钱比其他家族而言,便宜了那么多,那才是占了大便宜。

燕破天慈眉善目地看着唐铮,感叹道:“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,先前在药王都拜为师,真是惊的我这颗老心脏都快要骤停了。”

唐铮笑了笑,道:“燕老言重了。”

“这次惹上了龙组,邢锋是一个睚眦必报的小人,可要小心了。”燕破天提醒道。

见他与武都对这件事如此慎重,唐铮也不敢掉以轻心,点头称是。

燕破天并不指望这短短数日就彻底拉拢唐铮,这是一个潜移默化的长期过程,所以他并不心急,与唐铮闲谈片刻,便借故离去。

药王和燕岐山一起跟着他离开了大厅,于是,大厅中就只剩下燕青衣和燕流云。

燕青衣向燕流云使了一个眼色,燕流云也找了一个借口离去,大厅中就只剩下唐铮与燕青衣二人了。

顿时,唐铮神色变得古怪起来,这燕家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,这是要对他施美人计吗?

可施美人计也没必要让一个道姑来吧?

唐铮哭笑不得,见燕青衣起身朝他走来,他不动声色,直勾勾地盯着她。

毫无疑问,燕青衣确实是一个美人,并且是一种不染人间烟火味的出尘之美,令人生不起丝毫龌蹉的念头。

“可否陪我一起走一走?”朱唇轻启,燕青衣的声音很轻很淡,也仿佛不染烟火味儿。

美人相邀,唐铮若是毫不留情地拒绝,实在说不过去,于是点头站了起来。

燕青衣也没有多余的话,径直朝门外走去,唐铮亦步亦趋地跟着,落后一步,看着她的背影,他忽然对这个燕家的大小姐产生了不小的兴趣。

她这个别人梦寐以求的身份,她却丝毫不珍惜,更不做那些富二代的事,反而是抽身红尘出家了。

不得不说她乃是一个异数,对于这种不一般的人,唐铮当然会有一种求知欲。

燕青衣的步子很慢,但每一步都像是用尺子量过一样,不多不少,分毫不差。

穿过蜿蜒曲折的走廊,从一个小门洞穿过,眼前的景象豁然开朗,陡峭的悬崖以及雪白的云雾赫然出现在眼前。

这是龙象山的美景,燕家占据这一块风水宝地,当真是令人羡慕。

悬崖不远处,有一座小巧的道观,这座青砖黑瓦的道观掩映在树林之中,屹立于峭壁之旁,更添了这山林的一丝清幽之意。

“那是修行的道观?”唐铮好奇地问。

燕青衣瞥了一眼,轻轻点头。

“这与的身份倒是不怎么相符。”唐铮打趣道,以燕青衣的身份,即便是出家修行,也不能在这么一个寒酸的小道观中。

“一个栖身之作而已,只要心中有道,身外之物,是大是小又有何区别?”燕青衣淡淡地说。

“呵呵,果然是出家之人,见识确实和我们这种俗人不一般。”

“俗人?未必也太过自谦了,乃是修者,这天底下究竟有多少修者,想必比我更清楚,也就更加明白这身份的不简单,又怎么会是俗人?”

“可没有谁说修者就不是俗人,被俗事缠身,不像这般看破红尘,不是俗人又是什么呢?”

燕青衣望着远处的云卷云舒,道:“我没有看破红尘,修道之人修的是心中大道,无需看破红尘,看破了一切,那又如何修道。这道便是世间大道,与这万丈红尘息息相关,唯有洞悉万丈红尘,方能真正的修行大道。”

“哦?”

唐铮chayi地惊呼一声,这一点倒是出乎唐铮的预料,似乎颇有深意。

“世间有千千万万种道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,而每个人的道又截然不同,但许多人的道都太过庸俗,穷尽一生也未必能够明了自己的道是什么。敢问的道是什么?”

“我的道?”唐铮皱起了眉头,他还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,他一路走来,经历了风风雨雨,但他有道吗?

唐铮还真不zhidao答案。

“不zhidao?”

唐铮如实点头:“我就是一个俗人,真不喜欢琢磨这些复杂深奥的东西。”

“不,只是的道尚未显形,等将来一步步走xiaqu终究会领悟的道,那时候,的成就,的修为将会再上一个台阶。”

唐铮悻悻一笑:“那就借吉言了,不过,专程把我带到这里来,不是光说道的问题吧?”

燕青衣收回了远眺的目光,然后目不转睛地盯着唐铮,四目相对,唐铮发现她的目光深邃,有一种无欲则刚的境界,令人不由自主地就陷入了她的眼神之中。

“相信ingyun吗?”燕青衣问。

“ingyun?”唐铮茫然地摇头,“我不zhidao,但我zhidao一件事,我相信自己,相信以自己的实力掌握自己的ingyun。”

“看来很自信。”

“算是吧。”唐铮小时候相信自己的努力可以换来更高的成绩,如今他相信刻苦修炼可以增加修为,从而提升实力,掌握自己的ingyun。

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ingyun也一样,既然有ingyun那就说明是冥冥之中的天道安排好的,那便有迹可循,甚至提前知晓。”

唐铮哑然失笑,道:“这套说辞倒是和街上的算命先生如出一辙,相信去算命,生意肯定会bucuo。”

燕青衣恍若未闻,自顾自地继续说道:“未卜先知,便是提前知晓一个人的ingyun。”

“哦,那世界上有人有这种能力吗?”唐铮随口问道。

燕青衣严肃地点头。

唐铮愕然,自己只是随口一问,为何她这么肯定的点头呢?

“想zhidao自己的ingyun吗?”燕青衣问。

“呵呵,这真的是想当算命先生吗?”唐铮哑然失笑。

“请回答我。”燕青衣依旧严肃。

见她不像是说笑,唐铮的笑容也渐渐收敛起来,狐疑地看着她。

若她不是燕青衣,唐铮肯定会以为自己遇到了一个装神弄鬼的神棍,立马调头就走。

既然她不是说笑,那她这样笃定地说有这种未卜先知的人,那说明她认识此人,或者……她就是这个人!

唐铮被自己的这个推断吓了一跳,他虽然是修者,会神奇的法术,可也没想过可以未卜先知,因为,那种能力太逆天了。

如今有这个机会zhidao自己的ingyun那该怎么办?